社区保护地-动态
首页 > 社区保护地 > 动态

骄傲的土壤

发布日期:2021-04-15

在过去的40年里,应对变化已成为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然而,社区保护地内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增强了社区的韧性,让我们能靠自己更好地应对紧急情况。

—— 俾路支人的部落首领 Ali Reza


起源

        据老人们说,大约150年前,为了躲避压迫和其他部落的入侵,游牧的俾路支人(Balouch)中,有一支逃到了中亚的查德尕尔(Chahdegal)地区。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很高、自然资源也非常丰富。正是从那时起,在传统的游牧基础上,他们开始建立起小村落,并发展坎儿井这种暗渠型的农业灌溉系统,从而吸引了更多俾路支部落迁徙到这里。现如今查德尕尔地区已有居民6053人,拥有两大部落和十多个子部落。

pic1.jpg

图1:用不同的线条和色块标志了不同的区域的俾路支人领地。其中黑色线条为其转场路线,路线上的浅蓝色圈为中途停歇地,最下方深蓝线条所画区域为夏季牧场,三角为骆驼的饮水地,圆圈为集镇与城市。来源:Cenesta


        野生和家养的动植物对生物多样性丰富区域的环境韧性和可持续性至关重要。在查德尕尔,俾路支人的生命之域(社区保护地)由多个不同的部分组成,包含了广袤的荒漠和半荒漠生态系统,总面积约5,800平方公里。作为半游牧的社区,俾路支人将位于伊朗Kerman省干旱地区的查德尕尔作为冬季牧场(当地人称之为Qeshlag),将位于伊朗Sistan 和Baluchistan省的半干旱区的Kuh-e-Zendeh地区作为夏季牧场(当地人称之为Yaklak)。


pic2.jpg

图2:春天转场至夏季牧场的一个俾路支人家庭。摄影:Hamed Shahiki


        查德尕尔的俾路支人认为自己是原住民,属于广义上的伊朗俾路支人。他们有着自己独特的俾路支语、宗教(伊朗少数人信仰的逊尼派穆斯林)、传统文化、服饰和礼节,其领地与社区的集体意识和共有历史相关,因而也代表了其身份。这种与环境之间的历史联结,使得他们对自己的领地和牧场了如指掌,熟悉转场路线和其他的自然资源,但这些却大部分都未得到政府的认可。


pic3.jpg

图3:一位身着传统服装的俾路支妇女。摄影:Hamed Jalilvand


长老会——治理与公平分配

        查德尕尔的俾路支人采用的是集体治理体系,其决策制度和各种各样的传统治理方式都建立在部落的社会结构之上。长老会围绕着所有部落的共同首领(当地人称之为Sardar)而建,是主要的决策机构,其他长老在决策过程中都会征求首领的意见。所有子部落的代表共同组成了长老会,他们有权管理各自的领土并处理其上的争端。各种决策都是长老会依据传统的知识与经验而做出的,因此也被社区成员认为是公平和透明的。

        直到30年前,长老会都在一个特定的名为Kerteki的地方举行会议。因为这里是社区成员的公共土地,所以大家认为在此做出的决定也会是公平且不带有任何偏见的。如今,由于各种宗教原因,长老会改在当地的清真寺召开。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长老会的信誉使得传统的治理体系仍然保有活力与灵活性,能与社区和环境不断变化的需求相适应。


pic4.jpg

图4:长老们正在用地理信息系统(PGIS)划分领地。摄影:Nina Aminzadeh


        除长老会外,这里还有其他传统的治理方法。例如,Tir-Andakhtan是一种分配耕地的方法:一位长老会用一系列独特的标识,如小石子或动物粪便,来划分不同的区域。每种标识都对应一个耕作者对某块特定土地的使用权。这背后隐含的是神圣的正义原则:每个耕作者都应均等地获得一块优质土地(土地肥沃且附近有灌溉所需的坎儿井)和一块贫瘠的土地。

        对于领地内所有的野生动物,如野猪、野山羊和野兔等,也有专门的狩猎规定。只有极少数人(大部分都是社会地位最高的)能在公共猎场中打猎,而且打到的猎物必须分给部落里的所有成员共享,外来人是完全被禁止在其领地内打猎的。

        与其他游牧部落一样,伊朗政府已将他们祖传的领地全部国有化,而且还将夏季牧场指定为了保护地,社区从而失去了对夏季牧场的集体所有权。不过,政府仍尊重他们的使用权和管理办法,从而确保他们仍能对该地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进行持续的保护。

        在冬季牧场,政府并没有采取严厉的措施来限制耕作,但由于当地的自然资源管理局禁止在国有土地上种植棕榈树,且地方政府常干涉村民使用自然资源(包括通过司法诉讼),查德尕尔的俾路支人社区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pic5.jpg

图5:沙漠中的棕榈树。摄影:Hamed Jalivand


骆驼、牧豆树与土地

        在查德尕尔,俾路支人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他们与自然紧密相连的社会文化价值。例如,社区的许多手工艺品,如地毯、帐篷和针线等,用的都是当地的材料,装饰图案则反映了当地的动植物、地理与气候。他们基于对当地原材料,如砖块、土坯、山羊绒及干树枝(柳树或棕榈树)的深入了解以及季风的方向和强度来建造房屋。


pic6.jpg

图6:俾路支人的黑帐篷(左)和传统房屋(右,用当地特有材料制成的砖和土胚建造而成)。摄影:HamedShahiki & Elahe Azarnoush


        这些社会文化价值也体现在当地人与其生命之域(社区保护地)之间牢固的精神纽带上,尤其是他们与牧豆树和骆驼的关系。例如,当地人会在一棵特殊而神圣的牧豆树下举行多种仪式,包括献祭动物、将织物绑在树枝上祈雨和祈福等。他们对自然之恩赐都心存感激,因为正是牧豆树和骆驼,使俾路支人在查德尕尔的生活成为可能。


pic7.jpg

图7:一位俾路支妇女正在用棕榈叶制作名为Tegerd的传统地毯。摄影:Nina Aminzadeh


        在这片土地上,食物都为自然所赐。种植棕榈、小麦、大麦和苜蓿的农业以及放牧骆驼、山羊和绵羊的半游牧业是当地重要的生计。社区所有的食物和草药都来自周边环境。有些产品在当地市场上出售,例如椰枣(棕榈树的果子)。雄性骆驼和山羊也出售,但数量有限,只在特别干旱的年份为防止过度放牧才卖。大多数农牧产品仍然是在社区内部消费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传统的治理和管理制度以及对自然的了解,确保了当地人能在此繁衍生息。例如,这里的妇女还在践行一种叫做“Badali”的共享山羊奶的制度,这保证了所有家庭都能获得适量的羊奶作为食物。


pic8.jpg

图8:椰枣是查德尕尔的主要农产品,也是除畜牧以外的重要生计来源。摄影:Nina Aminzadeh


        传统知识、价值观和实践使得当地社区具备足够的韧性来抵御气候变化和环境退化等威胁。当地人至少对四种风和九种不同的土壤类型有详细的了解。例如,他们知道在何处种植牧豆树能抵御沙尘暴,以防止村庄和周边农田遭受破坏。除此之外,他们还清楚如何充分利用多种被风带来汇集在牧豆树下的土壤以提高农田的肥力。


我们生活的地方有着“骄傲的土壤”,这是大自然赠予的真正礼物,我们都有责任保护自然和生物多样性。

——Jomeie子部落的长老AliKhorram


        社区与骆驼的关系在保护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于骆驼有能力生活在恶劣的荒漠环境中,当地人规定禁止出售骆驼奶和肉,仅允许在特定的宗教节日——古尔邦节上宰杀骆驼。骆驼粪对农田和牧场都有肥田的效果,当地人对此进行了充分的利用。由于骆驼粪能帮助牧豆树属、沙拐枣属和羽穗草属等植物种子的传播,所以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很重要。


        作为放牧骆驼的部落,当地人对骆驼有着深厚的感情,还赋予其特定的社会价值。不同年龄、性别和生活阶段的骆驼都被精确地命名,当地人甚至将骆驼视为自己的家庭成员之一。


骆驼是俾路支人的一切,是我们家庭的一部分。俾路支人像骆驼一样,沉稳而骄傲。

——Houthi子部落的长老Kad-Khoda


        当地人用各种传统的手段来防止过度放牧、维护植物多样性:例如,Gole-Kardan是一位长老在春季牲畜抵达之前评估牧场的承载力;Keid-Kardan意思是绑住领头骆驼的前脚,通过控制它运动的方向和范围来控制整个骆驼群。这种体现在人与家畜之间的紧密的生物文化关系,保证了在这半干旱地区,有限的自然资源能得到最好的利用。


威胁、韧性与希望

        俾路支人在查德尕尔的生命之域,目前正面临着一系列自然和人为的威胁。气候变化和政策不力,也包括上游的水坝,都加剧了当地的水资源短缺和季节性干旱。如今,社区遭受沙尘暴影响的天数大幅增加,每年超过了300天,这导致了严重的土壤侵蚀;水坝建设、钻井后电动泵水的宣传破坏了传统的农田灌溉系统;随着地下水的减少,许多牧豆树和柽柳干枯死亡。该地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正面临巨大的威胁。


        当地社区已采取了多项措施来应对这些威胁:使用天然材料,如棕榈叶或牧豆树枝,在村庄和农田周围建造挡风屏障,以抵挡沙尘暴;种植玫瑰茄(Hibiscus sabdariffa)等耐旱植物;混种多种小麦品种来适应气候变化。此外,他们还集体减少了在夏季牧场的时间以使植被得以恢复。这意味着社区现在每年在夏季牧场停留的时间少于三个月,而三十年前他们会在这里待五六个月。


pic9.jpg

图9:Mahre’是一种传统的用棕榈树和牧豆树枝制成的马蹄状的挡风结构,中间是传统的馕坑。该结构还用于浴室、仓库、厨房和餐厅。摄影:Nina Aminzadeh


        社区对环境变化的适应性和韧性将使他们能更好地去应对不断增加的不确定性。强的社区凝聚力、精心设计的传统制度、灵活的半游牧方式、丰富的环境知识,这些深层次的原因都使他们能可持续地管理自然资源并保护生物多样性。


pic10.jpg

图10:苜蓿和蓖麻油种植园使用棕榈叶来挡风。摄影:Nina Aminzadeh


        查德尕尔的俾路支人希望他们未来能尽可能得像其祖辈那样生活。他们知道影响其生活和自然资源的力量,都来自外部力量,如全球气候变化及自上而下的政府干预。他们迫切希望国家能认可他们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水权及传统的灌溉系统。最终,他们希望能通过传统知识和现代知识的融合来加强自己的传统治理制度以更好地抵御荒漠化。


原作者:Nina Aminzadeh Goharrizi, Ali Razmkhah, Hamed Shahiki

原文标题: From Chahdegal to Kouh-e-Zendeh; an endless attempt to conserve territories of life. (由国际社区保护地联盟(ICCA)授权翻译)

翻译:赵晶晶

编辑:张颖溢

 

参考文献:

Aminzadeh, Nina, et al. (2019). “Chahdegal; Comprehensive cognition, participatory analysis and formulation of the endogenous development plan for indigenous Balouch people’s territory”. CENESTA. Tehran. Iran.

注: 1. 除了伊朗,俾路支人还生活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印度,总人口估计在1千万左右,其中有近200万生活在伊朗(来源:维基百科);2. 古尔邦节(Eid-e-Ghorban)是伊斯兰教两大节日之一,又被称为宰牲节,与开斋节一起为伊斯兰教的两大节日。“古尔邦”意为“献祭”、“献牲”,为朝觐功课的主要仪式之一。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重点领域 | 项目分布 | RSS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