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保护地-动态
首页 > 社区保护地 > 动态

金钱松: 因社区传统文化而繁茂的濒危树种

发布日期:2020-09-07

  对于濒危物种,许多人认为,只要没有人为干扰,靠物种自己,就能自然恢复。因此,由国家建立自然保护地,严格保护其栖息地,一草一木都不动,就是最好的保护策略。的确,许多濒危物种因此得以有效恢复,然而,濒危树种金钱松却像是个例外。这个物种在社区的呵护下能枝繁叶茂、生生不息,在保护区没有人类活动的栖息地内却生存得举步维艰。在浙江、安徽和湖南的小山村,老百姓的风水文化和传统信仰,使得天然的金钱松群落和个体以风水林、风水树的形式保存下来。这些社区保护的案例,不禁让我们反思:如何看待人类与自然万物之间的关系?“人为干扰”,在什么情况下是“干扰”,什么情况下又是“保护”?什么该“为”,什么该“不为”?人类在现代社会该保存和构建什么样的文化,才能与自然和谐共存?传统文化与信仰又能给现代主流的保护管理模式什么样的启示?


挺拔亮丽的濒危树种


  金钱松(Pseudolarixamabilis)隶属松科、金钱松属,是本属内的唯一物种。从化石证据看,金钱松可能起源于恐龙繁盛的白垩纪中晚期。2300至258万年前,它曾广泛分布于欧洲中部、北美洲及亚洲,之后其分布区却大幅度缩减,现在其自然种群仅残存于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零星分布于浙江、安徽、湖南等地,成为我国的特有树种。


1.png


  按照IUCN红色名录的评估,金钱松的濒危程度为“易危”(VU),不仅其种群仍在持续下降中,而且其分布范围和生境质量也呈下降趋势。人为砍伐导致的种群数量和个体不断减少,农耕和城市建设等导致的生境破碎化,遗传多样性下降而导致的环境适应能力和资源竞争能力减弱从而造成的种群日益衰退,是金钱松现在所面临的主要威胁


自然竞争中的弱势群体


  在金钱松的现有分布地中,浙江天目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有最大的金钱松种群。这个唯一有金钱松分布的保护区,采用的是规范的就地保护管理模式,完全隔绝了人为干扰。


  在这里,金钱松主要分布在沟谷两侧崖壁等不稳定生境中,以大径级个体为主。林下层以阔叶小乔木或阔叶灌木为主,罕见金钱松幼苗,自然更新受到伴生阔叶树种的巨大竞争压力。我们仅在阳光竞争没那么激烈的个别倒木或新生裸地上见到了少数金钱松幼苗。


  对环境的适应和对资源的竞争能力是金钱松种群更新与维持的关键。作为自然演化中保守性较强的古老孑遗植物,金钱松显然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较弱,很难在与其他阔叶树种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图2)。


2.png


基于文化和信仰的社区保护


  除天目山保护区外,天然的金钱松分布点都在人类聚居区内或附近。从分布地域来看,浙江是金钱松的集中分布地,种群数量也最大。安徽和湖南的金钱松则主要以散生的形式零星地分布在房前屋后。这些个体或种群之所以能在漫长的历史中得到人类的守护,背后都能看到文化传统和信仰影子。这其中,以杭州临安区林家塘村的案例最为典型。


3.png


  林家塘村坐落在草山岗山腰,海拔800~1000米,气候温和、光照充足、自然景观优美,是临安地区著名的传统村落之一。除了金钱松,村庄还保护了大量古树名木,如银杏、古柏等。这里分布着除天目山保护区之外最大的金钱松天然种群,该种群结构稳定、径级连续、自然更新良好。当地的金钱松受到村内居民的自发保护,在漫长的历史中社区与金钱松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还能不断适应外部社会经济的变化,显示出其很强的韧性。村民对林下枯落物的清除以及修剪伴生树种的林冠层,促进了金钱松种子的萌发和幼苗生长。最初金钱松林被作为风水林和风水树而得到保护,现在,金钱松还作为优良的彩叶树种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参观,促进了当地社区农家乐的发展、增加了居民收入,潜移默化地进一步推动了村民对金钱松的保护。


4.jpg

图4 林家塘金钱松种群位置(黄色区域)。为了保护金钱松和吸引游客,在当地政府与村民的共同参与下,林家塘建成了金钱松观赏主题公园——金钱松公园,形成了具有区域特色的旅游产业,同时也宣传了金钱松的保护价值。金钱松项目组提供


风水信仰及风水林


  “树养人丁水养财”,风水理论认为理想的环境须“藏风”、“得水”、“乘生气”。风水林就是指受风水理论和信仰的影响,在村庄或水源的出入口、溪流两侧、河边滩涂、村落后山、山坳、祠堂、住宅、寺庙、坟墓等周围栽植、封育与管理的人工或天然的林木和植被。风水林或风水树被认为关乎凶吉,影响村庄或家族的平安、长寿、人丁兴旺、升官发财等运势。

  

  风水林的分布主要集中在中国的东部、南部和西南地区,如江浙、江西、福建、广东、广西、贵州、湖南、湖北、云南等地,以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和混交林为主。近十多年来的研究表明,现存下来的风水林有着极高的生物多样性,但由于历史上被认为是“封建迷信”而研究甚少。风水林,对于传承传统文化、创造宜居环境、减缓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5.png


  林家塘村的金钱松种群主要位于村庄的西北部,分布于该村一口古井周围,这里的金钱松长势旺盛、更新良好,古井至今仍在使用中。这片金钱松林是风水林中的较为典型的村落宅基林中的挡风林(挡煞林),也被称为水口林。村落依山而建,金钱松的群落在生态服务功能上,有效阻挡了冬季东北来的冷空气的入侵,削弱了强气流对居民房屋等建筑的破坏,同时还起着涵养水源、调节微气候的重要作用。这与居民传统风水信仰中的“防煞”、去病、免灾相呼应。此外,林繁树茂的风水林也护托住了村落的生气,是吉利之兆,对村落和居民有兴盛繁荣的美好寓意。


6.png


  此外,村庄的走访调查中还发现,留存于房前屋后或墓地附近的金钱松,通常径级较大、长势良好,也得到了村民的主动护养。其中,分布在坟墓附近的,属于坟园墓地风水林,村民认为对其保护可以荫蔽后代,令家族兴旺,更何况金钱松本身还有象征财富的美好寓意。


7.png


  林家塘村的村民对金钱松保护和栽培的历史悠久。在访谈中一位村民告诉我们,他们从小就被长辈告知禁止破坏或砍伐风水林(金钱松),这样的训诫成为一种习惯性的规定并世代传承。至今,林家塘村总共保护了包含金钱松在内的古树180余株,2002年临安市政府还对该古树群进行了立牌保护。


传统保护的不足与解决之道


  尽管林家塘的金钱松保护卓有成效,但也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为了观光的需要,村里在金钱松林下修建了步道,并栽植了部分观赏植物,加之林下本来就过于茂密的草本植物,直接影响了金钱松幼苗的早期存活。而且,游客可随意进入金钱松主题公园内的任何区域,这对金钱松种群的更新可能也会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如果要维持良好的天然更新,村里不仅要对游客进行管理,而且还可针对金钱松种群开展一些系统性的管理或复壮计划,如对林下的草本植物定期进行一定的清除,并对伴生阔叶树种进行适度的林冠修剪。


  除了金钱松风水林外,该村的一片经济用途的毛竹林中还留存有金钱松的个体,该地虽然长有大量金钱松幼苗,但树龄较大的幼树却明显缺失。调查中也发现村民并没有对此区域内的金钱松幼苗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在采集竹笋等高强度经营活动中也经常破坏幼苗,从而使得幼苗难以存活长大。


  此外,村里部分金钱松大树受自然灾害(如强风、雷电、火烧和病虫害等)影响,呈现不同程度损伤,甚至少数个体濒临死亡。


8.png


  从整体上来看,金钱松的现有分布区中,虽然社区基于风水林、风水树的传统,保存下了金钱松的大树或群落,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分布在社区内的种群或植株,都存在程度大小不一的衰退情况。因为,大部分村民只做到了不砍伐大树,却并不懂得如何进一步的对其栖息地进行管理,尤其是在幼苗管护、维持天然更新并救护健康状况不佳的植株等方面。


  此外,村民并没有外来科学家或保护工作者所有的现代意义上的“濒危物种”的概念,也不了解这种概念背后的生态、科研等保护价值。他们本身并不觉得金钱松非常珍贵,金钱松这一物种对当地居民而言,就是生长在村口屋旁的“树”,非常普通且常见。在林家塘村的访谈中,多数村民对金钱松的保护都表述为:“不去搞它”。因此,他们对受损伤的植株也没有采取什么救护措施。除了政府的支持也带来了一定的激励作用,但村民的保护更多是出于文化传统以及对风水的信仰。


  例如,在湖南省利川,有一户人家世代守护该地三棵金钱松古树(经研究为栽种的)。据他们讲述,守护金钱松的使命是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在多年前,他们还成功阻止过对金钱松的破坏事件。虽然他们出于传统而保护大树,但金钱松的自然更新却很差,因为他们会定期采收金钱松幼苗,移植或上交当地林业部门等。


  而在安徽黟县黄潭庄,现存的金钱松种群零星分布于茶园周边阔叶林中,以小径级个体为主。虽然该区域无明显人为干扰,但和天目山保护区一样,栖息地内伴生大量阔叶树种、香榧和杉木等针叶树,金钱松在剧烈的种间竞争中处于竞争劣势、生长缓慢,无论是冠幅或胸径都相对较小,林下层幼苗更新不足。


  从金钱松的社区保护现状中,我们可以看到,社区保护也并不完美。当地社区居民出于传统文化与信仰的自发保护模式,对金钱松这一濒危树种的留存与保护至关重要,但他们仍然亟需获得外界的帮助,尤其是引入科学的管理理念,通过与政府、科学家、NGO等合作的形式,阻止种群或个体的衰退。此外,对于非风水林中或作为风水树的金钱松,如何撬动社区的内生意愿和动力去进行主动保护,也须去构建其与社区的新的关系,才能最终实现该物种的整体保护。这些其实也是其他许多社区保护地面临的共同问题和共同需求。


———————————END———————————


作者的下一步保护计划:


基于文化传统和习惯法的保护和管理方式在历史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我们所在的金钱松项目团队,拟在此基础上选择金钱松的核心分布村落——林家塘村和茅镬村,探索更为全面的金钱松保护模式。我们将联合更多利益相关方:1)在金钱松的分布社区进行金钱松生态价值和保护价值的宣传,进一步强化金钱松保护意识;2)总结基于文化和习惯法的典型的传统金钱松保护模式,结合现代的管理方式进行完善和优化;3)促成金钱松核心分布社区自然和文化教育基地的建成,向中小学生和市民科普金钱松的生态价值、保护意义和金钱松相关的文化传统,吸引其参与金钱松的保护,同时增加社区居民的收入;4)促成金钱松育苗基地的建成。金钱松作为世界五大庭院绿化树种之一,具有十分可观的利用前景。我们将寻求政府和园林部分的协助,为这些村庄提供在地的技术支持,以促成金钱松育苗基地的建成,提高社区居民收入。最终通过多方力量和合作推动建立社区参与、可持续的金钱松保护模式。


延伸阅读:

1. Li Huang, Lijuan Tian, Lihua Zhou, et al. Local cultural beliefs and practices promote conservation of large old trees in an ethnic minority region in southwestern China.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2020, 49: 126584. 

2. Chris Coggins. Fengshui forests as a socio-natural reservoir in the face of climate change and environmental transformation. Asia Pacific Perspectives, 2018,15(2): 4-29.

3. Bixia Chen, Chris Coggins, Jesse Minor, et al. Fengshui forests and village landscapes in China: Geographic extent, socioecological significance, and conservation prospects.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 2018,31: 79-92.

4. Cindy Q.Tang, Yongchuan Yang, Masahiko Ohsawa, et al. Survival of a tertiary relict species, Liriodendron chinense (Magnoliaceae), in southern China,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village feng shui forests. 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 2013, 100(10): 2112-2119.

5. Cindy Q.Tang, Yongchuan Yang, Masahiko Ohsawa, et al. Evidence for the persistence of wild Ginkgo biloba (Ginkgoaceae) populations in the Dalou Mountains, Southwestern China.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 2012, 99: 1408-1414. 

6. 关传友. 中国古代风水林探析. 农业考古, 2002,3: 239-243.


作者:金钱松项目组

组员:靳程、周礼华、黄力、钱深华、杨永川(重庆大学);


商侃侃(上海辰山植物园);
宋坤(华东师范大学);
宋垚彬(杭州师范大学);
黎晓亚(美境自然)。


编辑:张颖溢、张雪莲


阅读原文,观看入秋后天目山色彩缤纷的金钱松林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重点领域 | 项目分布 | RSS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