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保护地-动态
首页 > 社区保护地 > 动态

像种粮一样,种植水资源

减缓气候变化是一项长期和艰巨的任务,而适应气候变化则是世界各国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对于社区来说,不同的自然地理条件决定了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而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

骄傲的土壤

生态系统与俾路支人的生活紧密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对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有着极强韧性与适应性的社会生态系统,从而让这个半游牧部落能在荒漠中可持续的生存下去,并让当...

达雅克人的社区保护地——Tana’ ulen

达雅克人是生活在亚洲第一大岛——婆罗洲(此为马来语,印尼称之为加里曼丹岛)上的原住民。他们大多沿较大型河流的两岸分散居住,有众多部落与分支,如印尼巴豪部落的克尼...

重叠下的机遇与冲突:社区保护地与自然保护地

和根植于现代政府环境治理体系中的自然保护地不同,社区保护地有着完全不同的起源、历史、目的、治理形式和管理样貌。后者是内生式的,在地的文化和传统的管理智慧是其成长...

拥有千年社区治理经验的世界自然遗产地——意大利安佩佐山谷

意大利是世界遗产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在其拥有的55个世界遗产中,只有4个是自然遗产地。这其中的多洛米蒂山脉(The Dolomites),虽然在2009年以其在...

牧人心目中“更好的草场”

在这个以人与草原永续共存为导向的草原治理案例中,牧人们不囿于短时或个人的利益而共同商议出有弹性、合理且长效的放牧管理制度,既满足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又考虑到环境的...

我的村庄我做主——黎光社区保护地

云南丽江的黎光社区保护地,位于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内。2020年8月,黎光村获得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正式颁发的证书,成为...

跨越国境的原住民联盟——合力守护“婆罗洲之心”

在这个东南亚热带岛屿上,原住民不仅依靠传统文化和习惯法,可持续地管理着自己的保护地。与众不同的是,他们还建立了一个跨越国界的社区间联盟,通过联盟来集体发声,与外...

金钱松: 因社区传统文化而繁茂的濒危树种

对于濒危物种,许多人认为,只要没有人为干扰,靠物种自己,就能自然恢复。因此,由国家建立自然保护地,严格保护其栖息地,一草一木都不动,就是最好的保护策略。的确,许...

我们需要打鱼,但要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

这是一个富饶的社区保护地被商业化捕捞破坏后又被原住民重新恢复的故事。基于传统知识和其背后的价值体系,塞内加尔南部的八个Djola人村寨,恢复了资源丰饶的河口湿地...

17 条内容,每页 10 条,共 2 页,跳到第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重点领域 | 项目分布 | RSS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