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保护地-动态
首页 > 社区保护地 > 动态

面对现代化和资本的挑战,菲律宾马诺波人选择这样做

发布日期:2022-05-11

菲律宾棉兰老岛东部的马诺波人,因其传统文化与信仰、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实践、对外部各类入侵的抵御、不断寻找创新性的解决方案并建立有效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使得其几百年来维持的社区保护地,如今依然生机盎然、欣欣向荣。最初人们守护这片土地只为保障自己的生存,后来大家则为了更美好的未来而开始有意识地保护它。

 

在这个历史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随着现代国家的建立及全球经济一体化所带来的外来移民、商业开发、新冠疫情、环境恶化等一系列危机的出现,马诺波人在挣扎与抗争中,进入了社区保护地传统治理模式调整的快车道。尤其当现代自然保护地体系的建立,带来资源、权力和利益的重新分配时,马诺波人也开始依据国家的法律,找寻法理上的支持,以法律认可的组织形式,来保障自身的权益,并通过与政府部门、军队和其他关键利益相关者建立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调整原来立基于传统文化和信仰的治理模式,引入新的技术手段、改变组织和决策形式、扩展对外沟通合作。他们还努力争取参与到国家建立或主导的自然保护地或旅游开发的决策治理中去,以守护家园之责,保护他们世代赖以生存与发展的生命之域。


1.png


图1: 河流密布的社区保护地——邦阿西楠(Pangasananan)的景观。马诺波人(Manobo)是菲律宾重要的语言族群,散布在棉兰老岛的各个角落,因适应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而发展出丰富多样的文化。在他们的语言中,Pangasan是指获取食物、草药、木材、装饰品等以满足生活所需,而anan是一个表示地点的后缀。©Glaiza Tabanao



邦阿西楠是当地原住民对自己的社区保护地的称呼,是约1500名马诺波人的家园。这个生命之域为当地社区遮风挡雨和提供生活所需,是连结马诺波人精神信仰与其祖先的地方,也是他们落叶归根和世代传承之地。


 


2.png



在邦阿西楠,63%的土地仍被原始林和次生林覆盖,六个小村庄、几个中小型农场、农田和人工林散布其中。当地社区以种植水稻、玉米、豆子、块茎、蔬菜、水果和椰子为主,辅以狩猎、捕鱼、采集等生计。许多人还会在农场种植蕉麻(注:一种著名的热带纤维植物,主要用于制作船用绳缆、吊车绳索和渔网,也可制作地毯、桌垫和纸张)和造纸用的经济树木,也有些村民以打工或运输为生。



 在抗争中觉醒 

除了马诺波人,邦阿西楠还是其他许多生灵的家园,这里的生物多样性不仅丰富而且独特。它位于国际鸟盟(Bird life International)划定的重要鸟区(Important Bird Area,IBA)和生物多样性关键区(Key Biodiversity Area,KBA)内。这里以壳斗科石栎属(Lithocarpus spp.)和龙脑香科重娑罗双属植物(Shorea spp.)为优势种的东南亚低地热带雨林是观鸟的天堂。这里有许多难得一见的鸟类,如IUCN全球易危的棉岛褐果鸠、巴氏鸡鸠、点斑皇鸠、肉垂阔嘴鸟、蓝胸八色鸫、黄翅叶鹎、小灰姬鹟和仙王鹟,近危的银色翠鸟和栗领翠鸟。这里还是许多候鸟如猛禽的栖息地,全球极度濒危菲律宾雕(注:世界第二大鹰,也是所有大型森林鹰类中最为珍稀的一种)的重要繁殖地。



3.png

3.5.png


图2:菲律宾目前有128个生物多样性关键区,其中96个与原住民的领地重叠,这表明原住民及其社区在保护菲律宾现存的原始森林及维护文化多样性上起着关键作用。


邦阿西楠曾经幅员辽阔,但不幸的是,20世纪90年代,菲律宾造纸工业公司(Paper Industries Corporation of the Philippines, Inc.,PICOP)却几乎将这里的原始森林砍伐殆尽,最后只留下了数千公顷的原始森林,这次破坏后,邦阿西楠只剩不到70平方公里。

 

据村民反映,当时PICOP雇佣私人武装力量不断威胁和骚扰住在森林中的马诺波人,用焚烧房屋、摧毁农场、诬陷等方式来迫使马诺人离开。在走投无路、一无所有的绝境中,当地的年轻领袖们及其族长在通往森林的必经之路上建立了Sote村。当携带武器的入侵者和推土机前来时,他们就敲击Taragong(注:一种竹制的土著乐器,敲击时会发出响亮的声音)来召集所有人,用血肉之躯组成人墙,从而有效阻止了进一步的森林破坏。为防止PICOP的人从边界或森林边缘潜入,马诺波青年和他们的领导人组织力量定期开展巡逻,并在战略要地设立岗哨和营地。最终他们成功抓到了盗伐者,没收了他们的设备和盗伐的木材,并将其移交给了当地政府。

 

为了保卫邦阿西楠,马诺波人一直都在持续地与大规模的商业砍伐、小规模的盗伐、武装叛乱者和外来者的毁林开荒活动进行抗争。在抗争之初,马诺波人就意识到,没有盟友将难以为继。因此,他们与当地的教会、政府部门和军队、私人武装、本地和国际的非政府组织和一些个人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从中寻求各类建议、资金支持以及抗争所需的新知识和新技能,以此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加强传统治理并为当地家庭提供生计援助。

 


4.png

图3:当地社区在三维地图上更新目前邦阿西楠的土地利用状况,以确定造林、森林恢复和开展保护的区域。2004年,他们了解到菲律宾刚颁布了一部新的《原住民权利法》,该法允许他们去申请对祖传土地的认证,从而使其土地的所有权合法化。认证需要收集、验证和装订大量的信息材料,以证明他们对土地的所有权。于是,他们开始对邦阿西楠进行信息收集、记录和绘图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制定资源清单和社区保护规划。经过10多年的努力,菲律宾政府最终批准了社区对邦阿西楠的所有权要求。©Glaiza Tabanao



2009年,当地社区通过盟友与国际社区保护地联盟建立了联系。马诺波人开始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精心呵护、保护与可持续利用并持续为之抗争的这片土地,正是国际上所称的“社区保护地”。他们不仅在争取自己的权利,也在为全球的自然环境保护做出贡献。这个觉醒,不仅让他们充满了力量,还让他们看到了机遇。

 


 传统向现代治理模式的转变 

邦阿西楠共被划分为九个区,每个区都有一名头领来负责决策、安保和冲突解决。头领们共同组成领导委员会,当需要制定政策或解决分区内难以解决的问题等涉及整个社区保护地的事务时就会召集会议进行讨论。每个区域的头领都在长老、战士和法师的协助下开展工作。

 


5.png


图4:在一次社区农业规划会议中的头领Hawudon Sayaw Rodino Domogoy。©Ariane de los Angeles


长老是顾问,不参与决策但却可以影响决策。他们通常是社区中受人尊敬且有影响力的老人,共同组成当地人称为Kamala’asan的长老会。战士是执行者,他们协助头领执行政策,保障当地居民的人身安全,处理砍伐、偷猎和未经许可的移民进入等非法行为。法师是精神领袖,他们不参与社区规则的制定与执行,但负责维持社区内部的精神联系。在社区举办的各种仪式中,只有法师能召唤神灵来为当地社区祈福、指引和庇佑。此外,法师也是治疗师,他们对传统药物和治疗仪式拥有最广博的知识。

 

在传统的治理与管理模式中,传统信仰与在地实践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马诺波人的传统观念中,大自然及其资源是由众多神灵掌管与守护的,为赢得众神的喜爱与庇佑,避免惹怒神灵,马诺波人发自内心地尊重自然环境。他们举行各种仪式向神灵表示敬意,以获得神灵的许可去利用自然的馈赠(如狩猎、捕鱼或获取蜂蜜)、开垦荒地或进入圣地,并祈求五谷丰登、平安顺遂。通过这些仪式,马诺波人也为他们在收割、狩猎、采集中可能犯下的任何罪行提前请求宽恕。他们担心,这些神灵一旦被冒犯或不高兴,马诺波人就可能面临歉收、狩猎事故、疾病、厄运、甚至死亡,这都取决于犯错的大小或神灵愤怒的程度。

 

马诺波人几个世纪以来与自然之间的紧密依存关系,促使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发展出实用、有效且必要的手段去保护传统上有重要价值的野生动植物。例如,他们会为野生动物开辟避难所、限制或严禁进入圣地,保护关键物种,设计不会伤害怀孕和年幼个体的狩猎陷阱,明确禁猎季、限制农场规模,这些都是马诺波人在自然资源管理中采取的保护措施。基于传统信仰,他们对伐木也有一定的限制。

 

在现代化的过程,当地社区与商业资本等外部威胁顽强抗争、不断寻求创新性的解决方案并与外部建立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在不断观察并听取其他原住民社区领袖和合作伙伴组织的建议下,头领们对传统治理和管理模式也进行了适应性的调整,采用了一些现代的策略,以更好地管理邦阿西楠及其公共事务。比如,他们成立了一个具有法人地位的部落委员会(Manobo Tribal Council of Sote, 简称MATRICOSO),负责管理商业事务,开展当地社区的发展和保护活动,并代表当地社区与政府和其他支持团体进行谈判与商议。当地社区还与政府军结盟以保障邦阿西楠的安全,并为战士获取一定的资金及其他形式的支持。

 


 来自政府的支持与挑战 

邦阿西楠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及其重要的生态、社会和经济价值获得了政府的认可。2019年菲律宾环境和自然资源部(DENR)通过共和国第11038号法令及2018年颁布的扩大国家综合保护地体系法,将邦阿西楠内的Tinuy-an瀑布及其整个流域划定为景观保护区。


6.png



Tinuy-an瀑布景观保护区(Tinuy-an Falls Protected Landscape,简称TFPL),与邦阿西楠的重叠区内有马诺波人的圣湖——达瑙(Danao)。雨季达瑙湖中的水位上涨,清澈的湖水淹过树木的根部与洞穴,形成了独特的湿地森林。圣湖与流经这里的地表与地下河流网络共同形成了Tinuy-an集水区,它不仅造就了Tinuy-an瀑布,灌溉了稻田、农场和种植园,也是当地社区和下游城市的重要水源。



7.png

图5:这个高55米、宽95米的Tinuy-an瀑布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有"菲律宾小尼亚加拉"的美称。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这里每年能吸引多达16万名游客,为当地贡献800-1100万比索(约合16.4-22.6万美金)的收入。©Glaiza Tabanao


 

TFPL的建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当地原住民社区保护成效的一种认可,本是件值得社区庆贺的事。而且,相关的法律也支持在这样的保护区内认可当地社区对传统资源的治理,政府也会出资开展保护和恢复等工作。然而,在当地社区看来却存在以下这些问题:

 

首先,该保护区的建立并未征得社区出于自愿的、事先知情的同意(Free, prior and informed consent)。虽然DENR和马诺波的头领们事先多次会面来商议邦阿西楠的未来,讨论应该如何尊重社区的传统并认可他们的治理,但政府在没有事先通知、咨询和协调当地社区的情况下,就突然宣布了TFPL的成立,当地社区因此感觉被背叛了。2021年2月,DENR在社区开展了一次沟通、教育和宣传活动,在活动中讨论了保护区的目标、范围和相关政策,但同样也没有征得社区的同意。马诺波的头领们因此认为,DENR在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前并非真心来寻求社区的同意。尽管没能与社区达成明确的协议,政府仍继续在保护区内开展活动。


其次,自从建立保护区后,社区对自然资源的传统使用与管理就被认为是非法的,尽管法律规定这些都应得到尊重。DENR指控一名社区成员“非法占用”了保护区的土地,只是因为该成员的农场位于保护区内,而邦阿西楠与TFPL的重叠区本就是当地社区的森林、狩猎场、捕鱼场所和农耕区。他们甚至准备了一份证词,让这名社区成员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并自愿腾出保护区内的土地。据说,DENR的一名本地官员还告诉一名马诺波人,不允许他们从保护区里拿走任何资源,连一片草的叶子都不行。在Tinuy-an瀑布生态旅游公园的入口处,DENR竖立的宣传牌上的内容本质上也是不允许任何人使用保护区内的资源。对此,头领Danao(马诺波最好的猎人)说:"我们的农场和休耕地与保护区重叠。我在农场周围的森林打猎,儿子在农场附近的小河里钓鱼,但现在这些都被禁止了,我们要怎么生活呢?他们觉得我们还能从哪里获得食物和钱呢?"



8.png


图6:马诺波人在Tinuy-an 瀑布生态旅游公园入口处竖立了宣传牌,告知游客这里是他们的邦阿西楠的一部分。©Glaiza Tabanao

 

最后,与保护区的大面积重叠影响了当地社区对邦阿西楠的治理。马诺波人之所以能维持邦阿西楠自然环境的相对完整与健康,主要是因为当地社区坚定不移地治理着这片土地,并持续不断地管理着自然资源的使用。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邦阿西楠,而如今,马诺波人却觉得正是自己成功的治理与管理使他们正在失去对邦阿西楠的控制力。自从保护区宣布成立以来,DENR未与头领协商就对社区成员提出指控,没给马诺波人任何行使自己的治理流程的机会。

 

在政府文件中马诺波人被标榜为保护区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但当DENR与地方政府开展活动时,却既不征求他们的意见,也不征得他们的同意;他们只是被告知,就好像他们没有权利说不或提出任何条件。马诺波的头领们感叹说,DENR只在需要森林向导时才会给他们打电话。头领Sayaw Rodino Domogoy说:“根据法律,原住民有责任按照自己的传统知识体系与实践以及习惯法,在DENR及其他相关部门全力有效的协助下,来治理、维护、开发和保护自己的社区保护地,但为什么我们的习惯法得不到尊重?为什么他们难以理解我们也有自己的治理体系?看上去他们正在违背自己制定的法律。”

 

2019年当地选举出了新一届政府,马诺波人与比斯利格市政府原有的良好关系也一去不复返。上一届政府与MATRICOSO签订了一份关于共同管理Tinuy-an瀑布生态旅游公园的协议备忘录,约定将10%的利润给到当地社区,并给予社区成员优先在生态旅游公园工作的权力。新政府上台后,协议条款被搁置。当马诺波人头领争取成为公园的管委会成员时,甚至受到了一位地方政府代表的威胁。经过两年的努力,当地政府终于允许他们成为管委会的一员。然而,根据马诺波人的说法,这也只是作秀,他们的权利只存在纸面上,现实中他们从未被当作决策者来对待,甚至在地方政府为Tinuy-an瀑布规划开发活动时也没征求他们的意见。

 

尽管存在许多矛盾,当地社区并不希望自己被孤立。他们希望自己对邦阿西楠的传统治理与管理能被政府看到并得到应有的尊重。正如头领Sayaw所表达的,他们不想反对政府,因为他们知道政府可能是他们最强大、最可靠的盟友。然而,只有当政府真正赞赏并支持当地社区为保护邦阿西楠而作出的承诺以及社区内生的保护与管理行动时,社区与政府之间的分歧才能得到解决。

 


 疫情下的未来与期望 

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的封锁措施影响了当地社区的经济。按照年轻的马诺波妇女Archie Cortez的说法,要不是邦阿西楠,她和家人不可能有这样一个疫情触及不到的安全之地。头领Danao Virgilio Domogoy和他的妻子Victoria也都认为,拥有邦阿西楠是多么幸运,尽管疫情对生计有影响,但他们仍能靠农场里的农作物、森林里的食物和清洁的溪水而生存下去。另一位头领 Sungkuan Nemesio Domogoy说:"这就是我们守护邦阿西楠及其森林的好处。所有苦难都有回报,(在邦阿西楠)病毒无法伤害我们。我们在日本人、PICOP和武装叛乱分子入侵时都幸存下来,也一定会挺过这次疫情。”



9.png

图7:马诺波人的圣湖达瑙。过去这里完全被茂密的森林包围,但外来移民的开荒破坏了一部分植被。©Glaiza Tabanao


 

尽管存在内外诸多挑战,马诺波人仍希望在不牺牲其文化与自然、维持邦阿西楠完整的情况下,为他们的社区和后代创造更好的生活。2019年邦阿西楠已被认可为祖传土地,当地社区希望通过强化自我来更好地保护和发展社区保护地,同时与合适的合作伙伴一起实施他们自主决定的保护与发展规划。这其中重要的活动包括:加固河岸,以尽可能减少土壤侵蚀和泥沙淤积;在被砍伐的地区和水源地重新造林;加强传统文化;开展技能培训与能力建设;为战士提供资金、技术和设备的支持;提供设备以更好地监测菲律宾鹰和其他重要的野生动物与森林;发展能支持当地社会经济需求的生物多样性友好项目,如饮用水系统、牲畜养殖、鱼塘和农林业发展。他们希望这些计划能与当地政府的城市发展总体规划以及TFPL的保护区管理计划很好的衔接。他们还希望积极参与Tinuy-an瀑布生态旅游公园发展规划的制定,并在管委会中重新获得席位。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重点领域 | 项目分布 | RSS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