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保护地-动态
首页 > 社区保护地 > 动态

实现生物多样性公约的3030目标就靠它?

发布日期:2022-05-11


在印度西部的干旱和半干旱地区有一类被统称为奥兰(Orans)的社区保护地。那里的土地、水、丛林和各类生命和谐共存,被当地人视为神赐福地。这些森林是当地社区的共同财富,也是他们乡村生活的核心。所有人平等享有这里的资源,也通过社区共同制定的行为规范来进行保护。这些面积不大的奥兰,很像中国南方村落依照传统利用、管理和保护的风水林、水源林和竜山等森林。数量众多的小片森林与社区一起,共同组成了一个具有显著社会、文化和生物多样性价值的复杂生态系统。印度的奥兰体系在面对国家自上而下建立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时,遇到的问题也与中国非常类似。

 

本案例是基于作者在印度拉贾斯坦邦的阿尔瓦地区对一个名叫Adawal ki  Devbani的奥兰和周边社区开展的调查和访谈而写成。在这次走访前,他们已经在印度本土机构KRAPAVIS的支持下,开展了奥兰的系统调查,推动了140多个奥兰的恢复,并即将出版《印度奥兰地图集》。

 

如今,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国大会正在制定《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框架的初稿提出了保护30%的陆地和30%的海洋的建议目标。国内的专家也在倡议,为了支持我国“3030目标”的实现,有必要建立OECMs(其他有效的区域保护措施)的认证和保障体系。中国也有类似的社区保护的森林体系,这些社区保护地有些已被划入国家现有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中,大部分则并不在其中,因此为发展OECMs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一方面中国亟需对这类社区保护地开展全面的调查,另一方面,对于这类基于传统生活、文化和信仰进行管理与保护的社区保护地,如何给予恰当的认可与支持,有效帮助其抵御各类挑战和风险,使社区能维持其管理和保护的意愿,持续承担保护职责,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和实践课题。

               

1.png

©Aditi Veena


神的森林 

与世界上其他社区保护着的大片广袤的森林不同,奥兰的面积较小,每个只有10到400公顷,但由于数量众多,它们联结形成了一个庞大复杂的森林与社区网络,因此其价值远远超越了单个森林或社区。据统计,仅在拉贾斯坦邦(Rajasthan)就有2.5万片奥兰,总面积超过了6000平方公里。

 

有关奥兰的信仰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5000多年的吠陀时期。在这种信仰中,森林中的自然万物相互滋养,共同组成一个精神网络,各种生命、环境和生计都是这个网络的一部分。当地社区以诸神或圣人的名义来保护这些森林,并称之为Dev-Banis,字面意思是“神的森林”。

 

我们调查的Adawal ki Devbani奥兰(以下简称Adawal奥兰),位于拉贾斯坦邦的Sirawas镇,面积仅有50公顷左右,位于一片低矮的丘陵之上。这里常年都有泉水涌出。森林周围有好几个从事半流动性的农牧业的村落,约1000人的生活和生计都依赖于这片奥兰。

                         

2.png


 

当地社区的主要生计是在Adawal奥兰中放牧和采集非木材林产品。林中枣椰树产的果实椰枣富含碳水化合物,叶子则可用于制作扫帚和其他用品,其他重要的非木材林产品还包括一种具有药用价值的山柑属灌木(Capparis decidua)和印度枣(Zizyphus mauritiana)。当地社区还通过铺设水渠和管道系统,用林中的泉水灌溉了近50公顷的农田。此外,这个奥兰还为当地社区放牧的600多头奶牛、700多头绵羊、700多头山羊提供了食物和水资源。社区的日常建筑材料如茅草、木材、沙子和石头也来自这里。

 

有关奥兰的历史、故事和诗歌世代口耳相传。据当地的原住民Gujjar人说,Adawal奥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好几个世纪以前。当时有一位名为楚尔·西德的圣人在此闭关冥想了好几年。当地人供养其生活,作为回报,圣人为社区祈福,使之得到神灵庇佑,不受林中老虎、豹和蛇的伤害。当地还有赞颂森林、雨季、孔雀以及其他居住在林中各类生灵的民歌。


3.png

图注:位于Adawal奥兰中心的寺庙中供奉着楚尔·西德圣人的神龛。住在这里照看奥兰的一位名叫Shri Hariom Das的苦行僧会收到社区送来的礼物和食物。寺庙是社区保护和崇敬奥兰的媒介。©Aditi Veena / Aman Singh

 


 突出的生态、文化和社会价值 

奥兰通常都有独特和脆弱的陆地和淡水生态系统,为许多珍稀、濒危物种提供栖息地,在里面还能找到栽培植物的野生近缘种、具有显著进化意义的物种以及在生态系统中起着关键作用的基石物种。

 

Adawal奥兰中的优势树种包括枣椰树、阿拉伯金合欢树、印楝、菩提树、印度黄檀、使君子树(Anogeissus pendula)等,鸟类也非常丰富,常见的有蓝孔雀、红领绿鹦鹉、印度鸲、原鸽和家麻雀等,哺乳动物则有欧亚野猪、花豹、大蓝羚、穴兔和灰獴。

 

在拉贾斯坦邦的干旱区域,奥兰网络几百年来都为人类及其他生物持续提供着重要的水资源,让地下水位一直维持在安全范围内,即使在雨季季风季过后的干旱季节里依然能保障水的供应。当地的Gujjar人发现奥兰的水源地也是优昙婆罗树(Ficus glomerata,一种桑科榕树植物,佛教传说中的神秘之花)生长的地方。他们相信是这些树带来了水,树根伸展到地下水层汲取水分,根部的巨大空腔则能储存水分。

 

当地社区对Adawal奥兰中常年流淌出的泉水和溪流心存感激,并以各种方式来保护它。比如,传统上他们会喂养野鸟及鱼和龟等水生生物。许多重要的树种如团花树、菩提树、优昙婆罗树等在奥兰中都被保护得很好,而且还被赋予了宗教意义。


4.png




对于Adawal奥兰来说,当地社区在一年中有9个月要依赖它来维持生计,因此对它的保护保障了当地社区半流动性的农牧业并减缓了贫困。在面临极端情况时,奥兰能帮助社区从威胁和破坏中尽快恢复。此外,这个奥兰是村落会议、节日和其他社会活动的重要场所,因此是当地社区的社会文化中心,它在宗教、文化和社会意义上将人们凝聚和团结在一起,也增进了他们与奥兰之间的情感联系。例如,每年四月人们会在丰收节(北印度传统新年)时在这里举办节庆活动,参加的人多达上万人。

 

当地社区视自己为这个庞大的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Gujjar人相信自己正是因为受到了神的庇护才能如此靠近自然。一些民族植物学和民族兽医学的传统与习俗也与奥兰有关,当地社区会找当地的药师看病,而这些药师对奥兰中的草药非常熟悉。与政府主导的野生动物保护项目或公众倡导的绿化项目不同,当地社区对奥兰的保护是出于其生计需求与社会生活,同时这也是当地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因此,当地社区与奥兰之间有很强的情感联系,保护也能持久下去。


5.png


 治理与所有权 

当地社区内部的社会治理使得违反规定者能得到有效的制裁,这也反映了奥兰对资源使用者的重要性。这些森林通常边界清晰,治理中遵循人人平等的原则。社区成员不仅遵守规则,也参与规则的制定与执行。通常,每个奥兰都有自己的冲突解决机制,适用于每个人的管理规则也简单明了,所有的成员都有很强的意愿来遵守规则。

 

虔诚的宗教信仰也支持奥兰,因为这本身就源于对神的崇敬。人们依据传统和社区制定的规则来利用和维护森林:“倒木可用于火葬,但树却永远不能砍”;“大面积的水体可以被牲畜使用,却不能用于农田灌溉”;“草药可以用来治病,但不能用来卖钱”等等。奥兰的维护和管理依靠周围的村庄,村庄防止任何人将奥兰私有化,并严禁砍伐和偷猎。

6.png


图注:来自Adawal奥兰的水。左图是从山上流下的小溪、中图是牛群主要饮用的水、右图是50英尺深的井。


Adawal奥兰的土地所有权目前归拉贾斯坦邦林业局所有,但村级治理机构(当地称为Meena Sahakari Samiti)参与其管理。

7.png


 威胁与展望 

如今,奥兰的主要威胁来自于农业的扩张和蚕食。Adawal奥兰被保护得很好,没有受到干扰,只要这里仍归当地社区管理,这种状态就会保持下去。然而其他许多奥兰却没有这么幸运,由于林业部门制定的新策略要将众多奥兰和公地纳入其保护范围,增加森林保护地的面积,这种土地管理权属的改变对于列入和未被列入的都产生了影响:一些被列入的奥兰,周围的社区成员放弃了自己的守护职责,而另一些可能被列入但最终未被列入的,则产生了严重且急速的退化。

 

现在许多奥兰都与政府自上而下建立的森林保护地相重叠。在这些政府保护的森林里,若没有特别的规定,社区的所有权利包括放牧、采集等都会被禁止,因此,当地社区及其生计被完全排除在了这些生态系统之外,这导致了当地社区对森林态度的改变。

 

例如,来自Gujjar社区的Banwari Lal Gujjar说,现在的萨利斯卡老虎保护区(Sariska Tiger Reserve)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森林都是由当地社区管理的。自从被划为保护区后,生活在周围的社区居民被迫搬迁。过去他们依赖这些森林生活,与之共存,并深刻理解其精神价值,现在却被剥夺了守护的职责,这使得当地的文化与自然环境分离,于是这里遭受了盗猎和砍伐。而林业部门聘用的官员缺乏保护森林的技能和传统智慧。他认为,政府必须找到一种方式将当地社区纳入森林的治理与管理中,认可当地几百年来沉淀下来的传统智慧,不要将当地人与森林分割开来。


8.png


图注:牛奶、酸奶和奶酪是当地社区的主要畜牧产品。©Aditi Veena

 

奥兰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这些土地在林业部门获得管理权之前,归国土部门管理。国土部门有权出让这些土地用于经济开发。例如,德里-孟买走廊带已将大片土地用于修建道路和高速公路,而这些土地很多都是濒危野生猫科动物的栖息地。将这些具有重要生态价值的脆弱地区城市化,破坏了生物多样性,影响了一些具有重要价值的动物的迁徙。

 

过多的牲畜,尤其是山羊,也是奥兰面临的威胁之一。当地社区的Shri Ram Meena说,大约十年前,由于山羊数目过多导致了森林的严重退化,当地社区在2011年的年度管委会上,决定限制每户村民饲养的山羊数量。之后山羊数量减少到了原来的20%,这使得森林显著恢复。Shri Ram Meena还提到,10年前源于Adawal奥兰的泉水能灌溉约50比加斯(当地的土地计量单位)的农田,但由于人口增加和蚕食,现在只够灌溉20比加斯。一些村庄的开发项目也带来了影响,例如村庄通电后,社区改用电动轮来制陶;一些社区开始种植像洋葱这类耗水量大的经济作物;当地的药师被西医所取代,这导致村民不再相信草药的疗效。这些改变都削弱了当地社区与奥兰之间的联系和依赖程度。

 

在面临城市化、人口增长、气候变化和政策变化等诸多压力之下,Adawal奥兰周围的当地社区仍希望找到一种方式,能与不断变化的生态、社会和经济共存。这些社区的生活方式很简朴,他们只希望满足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他们希望在自己的努力和外部的恰当支持下,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创建一个安全的未来。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重点领域 | 项目分布 | RSS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