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保护地-动态
首页 > 社区保护地 > 动态

竜山圣境——西双版纳勐冈布朗寨考察记

发布日期:2021-10-21

“自然圣境”可能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一类社区保护地。它泛指由原住民和当地人公认的赋有精神和信仰文化意义的自然地域。许多跨学科的研究表明,自然圣境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它将自然系统和人类文化信仰系统融合到一起,给自然景观赋予了特定的文化涵义,从而使得自然景观的保护得到普遍认可与实践。

西双版纳的布朗族有保护竜山圣境的传统,赕佛习俗及自然崇拜,不仅让当地的热带森林生态系统及其丰富的资源得以保存,也保障了村民的生活和生产。本文作者从民族植物学的角度,对一个布朗村寨的竜山圣境及其与当地社区的关系进行了调查与记录。由于中国存在大量的社区保护地都尚未被调查,这样的记录因此显得尤为珍贵。

 

图1.png

1: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勐混镇勐冈村美丽的自然景观。村背后即为竜山圣境。拍摄:刘博

图2.png

2:勐冈村民热爱生活,对自己的文化也充满自信。傍晚时分,村里炊烟四起、在悠扬的诵经声中,缅寺、村庄、农田、林地、生活都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拍摄:刘博


云南西双版纳的勐海县是布朗族的主要聚居地。作为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布朗族拥有悠久的历史,史学界一般认为其源自古老的“百濮”族群。千年古寨、古寺与古井、千年茶树、茶农与茶俗是布朗村寨给人们留下的深刻印象。

我们此次走访调查的勐冈村,就是一个典型的布朗族村寨。这里的人口为690多人,收入以糖、茶及牧业为主,数千年来还保持着独特的母系氏族习俗:男人“出嫁”到女方家中,女方为一家之主;女主人在家中祭拜家神,丈夫需要回避;女主人在缅寺赕佛、供奉;农事活动中夫妻一同种茶、采茶、炒茶,但是最后则由女主人在外售卖茶叶获得收入。布朗族有很多节日,每到过节都载歌载舞,挨家挨户敲门出来对歌、跳舞,热情奔放。


图3.png

图3:身着布朗族传统服饰的孩子们。拍摄:玉喃


作为一个全民信奉南传上座部佛教的民族,宗教信仰对布朗族的思想、行为有着深刻的影响;不管大大小小的节日,都与佛教有关。村中的缅寺,大赕一年一次,在开门节和关门节之间进行,而在关门节过后,七天一小赕。


图四.png 

图4:缅寺的赕佛节。拍摄:玉喃



竜山圣境


布朗族对自然的神圣崇拜蕴含着朴实的生态意识,而其中对竜山(布朗语发音:dàng pǐ pēi,意为神灵住的山)的崇拜尤为突出,体现出当地独特而丰富的生物文化多样性。这种习俗与云南当地的其它民族如傣族的“竜山”传统、彝族的“密枝林”(神树林)崇拜、哈尼族的“地母圣林”崇拜、藏族的“神山圣湖”崇拜均类似。


图5.png

图5:布朗族竜山圣境体系。传统上,村子有严格的布局,寨门、寨心、竜山、寺庙必不可少。竜山在布朗社区是具有不同功能的,受到社区传统文化保护的森林统称,它可以进一步细分为:坟山、水神林、迎新年和送旧年的地方、风景林等。村寨一经划定,就严格按照相关“礼”来进行管理。来源:梦南舍

图6.png

 图6:勐冈村中最老的茶树王,布朗族每年都举办祭树活动。拍摄:刘博


布朗人认为人和动物、植物都是平等的,是共同生活在大自然中的朋友。他们通常会将村寨附近的某些山封为竜山,且坚信:树木给山民们带来肥源、水源,给自然生灵以栖身之所,而村寨周围的参天古树又是优美的风景线和抵御风暴的天然屏障。

 

竜山这类自然圣境一般都为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保存比较完整,生物资源极为丰富,是人为干扰较小的热带原始林区。在这种自然圣境中,动植物种类丰富,林木绝不允许任何人砍伐。大树成为了人们的崇拜对象。每年寨里还有祭龙树(神树)活动,祈求龙树保佑庄稼丰收、人畜平安。被布朗族封为竜山后,其境内的所有动植物,甚至岩石等一切景物都被赋予一种神圣性,人只能沿路去参拜。竜山的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宗教禁忌,类似于自然保护区的分区管理。例如,坟山的管理更加严格,甚至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行走,否则会带来厄运。


图7.png

图7:勐冈村的竜山森林中古藤交错、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都相对完整。拍摄:刘博

凸起.png

 

村中居民忌讳在竜山圣境内砍伐树木、捕杀动物,自觉保护,互相监督。他们禁忌采伐采集竜山上的花草树木;禁忌在竜山上打猎;禁忌在竜山上挖掘;禁忌将竜山上的任何物种带回家。他们认为只要保护好这片树林,村寨就会安宁,就不会发生自然灾害,不会发生偷盗。

 


竜山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在勐冈布朗村寨,这里的森林主要分两类:一是五座竜山上的原始林。除有少量野菜等采集活动外,人为活动较少。依靠竜山圣境的文化传统保护下来的这些集体林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社区自然保护系统;另一类则是距村稍有距离的集体林,村民的茶叶种植、姜种植、养蜂、非木材林产品的利用与采薪,甚至砍伐森林的活动都主要在这一类森林中进行。从实地评估来看,竜山区域内的建群树种胸径、森林郁闭度都明显大于非竜山区的集体林。竜山中森林群落结构也更为合理,抗干扰能力更强。

 

结合此次及以前的实地调查结果来看,勐冈当地的五座竜山中有高等植物246种,其中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云南省第一批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名录或《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的植物共16种。村寨和竜山上的参天古树也往往成为神树或村寨的标记而得到崇拜和保护,树龄较大、百年左右的百日青、合果木、番龙眼通常都要两三人才能抱围。宗教信仰、村规民约、传统知识使得这些古树和众多珍稀物种得以祖祖辈辈保护下来。


表2.png

图8.png

图8:村民岩丙正在砍掉一株绞杀合果木(布朗名:kāo lā lāi)古树的爬藤榕(布朗名:kāo rāi)拍摄:刘博

图9.png

图9:竜山上这么粗大的百日青在勐海县也已经很少见了。拍摄:刘博

图十.png

图10:竜山上随处可见附生在大树上的兰科植物。拍摄:刘博


 

勐冈布朗人的生命之域


当地布朗族的一切生活所需均来源于大自然,特别是能固土、蓄水、为各种动物提供食物来源的森林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他们深信只有敬畏自然、崇拜自然,谦虚地对待自然,约束和节制一切破坏自然的行为,与大自然和睦相处,才能得到平安和幸福。


图11.png

图11:村民在农田劳作,远处是勐冈村的三座竜山。竜山的原生植被为村民提供了水源涵养、土壤生成、药材、文化等众多生态服务功能。拍摄:刘博

图12.png

图12:寨子里的老水井,得益于良好的生态系统,这里的水清澈甘甜可以直接饮用。拍摄:刘博

图13.png

图13:村民用腐竹根做的米饭桶。拍摄:刘博

图14.png

图14:妇女收获竜山林下种植的香茅草。拍摄:刘博

图15.png

图15:一位妇女正在分拣茶叶,从古茶树采摘的茶叶是重要的生计来源,勐冈已形成了自己的布朗茶品牌——濮哥古树红茶。拍摄:刘博


当地布朗族的生活方式很好地适应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并形成了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势态。竜山上的森林除了保证村寨具有稳定的森林覆盖率以外,也保护了山地村寨的生物多样性,使水稻和甘蔗农业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得以保证。竜山这种“自下而上”的保护模式,使得这里成为了当地布朗人的生命之域,草木鸟兽各类生灵在此和睦共存。

 


竜山圣境面临的威胁


然而在考察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自然圣境面临的一些生态问题。首先是农田对竜山的侵蚀,个别村民的田地,已逼近竜山边缘。此外,外来物种的入侵和人为干扰,使得竜山的森林生态系统的边缘有大量的入侵植物,光荚含羞草已经严重危险到生态系统的健康,从山周边逐渐上移。


图16.png

图16:村民种植的麻竹,由于生长速度快,生态位较广,丛生效果明显,已开始挤占竜山上其它乔木的生态位,有些甚至开始围绕一些大树层层生长,影响大树的光合作用和健康。拍摄:刘博

表3.png

图17.png

图17:村中水塘里铺满了入侵植物凤眼蓝(水葫芦)和喜旱莲子草

图18.png

图18:村民种植的扫把竹不断侵入竜山边界


在公益组织昆明市呈贡区梦南舍可持续发展服务中心的协助下,为了更好地保护好现有约3000亩的竜山圣境,勐冈村的将集体讨论是否要建立自然圣境管理小组,进一步明确权属和边界、管理构架和村规民约,并通过恢复和发展一些与自然圣境相关的祭水神、围山等传统仪式来增强村民的保护意识。此次调查看到的这些威胁也有望通过这些方式来得以解决。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重点领域 | 项目分布 | RSS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